首页 > 专题 > 党风政风行风 > 90位政协委员倡议撤掉会场烟灰缸

90位政协委员倡议撤掉会场烟灰缸
2013-03-07 11:09:11

 

  6日,广东团开放,钟南山回答提问。新京报记者 韩萌 摄

  ●有一个场景让人深感不安,那就是在大会堂门口,还有不少委员在吸烟。不安,是因为我们知道吸烟和二手烟危害健康;不安,更是因为大会堂门口展示着政协委员的形象。我们倡议:率先垂范,带头戒烟。

  ——全国政协委员凌锋

  ●今年的大会,我来得很晚,一直在会诊危重症病人。这几个病人都是刚抢救过来,都有吸烟史的。他们都说,再也不抽了。他们以前抽得都是带滤嘴的所谓“低焦油”、“淡味”高级烟,但还是快要被要了命。

  ——全国人大代表钟南山

  “请撤掉两会会场的烟灰缸!”“人大代表、政协委员应带头戒烟!”这是今年全国政协会议上,医疗卫生界90位委员联名向大会秘书处送交的倡议。

  代表委员在会场外抽烟

  “我是新委员,昨天政协开幕,我有一个很不舒服的感触,二三十位政协委员,就聚在大会堂的会场门口抽烟。”3月4日,政协会议首次小组讨论,全国政协委员、北京市卫生局局长方来英说,控烟这么多年,“我们的代表委员还在两会的会场外抽烟,我和几位医生在旁边看着,心里五味杂陈。”

  政协委员、北大医院心内科主任霍勇“插嘴”说,“不止二三十人,是一拨就有二三十人,好几拨,都在那儿抽烟!”

  当日,政协委员、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即号召大家集思广益,将控烟形成一个界别提案或倡议。

  在医卫界热议人民大会堂吸烟现象的同时,媒体又曝出多个两会驻地,都有代表、委员在会场楼道、走廊或大堂内吸烟。

  “看来,我们的国家,要控制烟草危害,还面临严峻的挑战”,方来英说,以北京为例,控烟多年,吸烟率并没有明显下降,反而,青少年的尝试吸烟率,还在平缓上升。

  倡议已提交给大会秘书处

  3月5日下午,医卫界小组讨论临近结束。全国政协委员,北京宣武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凌锋忽然站起来说,“委员们在公共场合吸烟,引发了我们共同的担心,我们准备发起一份倡议。”

  委员们对此响应热烈:“同意!同意!”有委员补充提议:“建议把吸烟的恶劣影响写进去”,“对,要把二手烟的危害加进去”,“建议两会会场撤掉烟灰缸”……

  目前,这份由医卫界全体90位委员共同发起的倡议,已经提交给政协大会秘书处。目前,这份倡议尚未在全国政协网站上向委员们公开发表。

  今年两会,也有诸多人大代表、政协委员计划提交有关控烟的建议,内容包括:

  ●建议黑肺烂牙上烟包,国家应尽快出台规定,要求国内销售的卷烟包装上,必须印有大而醒目的吸烟危害健康警示图形。

  ●建议《广告法》修订后,禁止发布任何形式的烟草广告。

  ●建议国家尽快履行世界卫生组织《烟草控制框架公约》,全面推进公共场所禁烟。

  ●建议国家尽快将烟草制品作为食品进行严格监管,特别是对其中添加的中草药成分,应经过国家食品药品监督局审批。

  ●建议国家尽快将国家烟草专卖局和中国烟草总公司政企分开。

现场

  委员电梯间抽烟被阻止

  3月5日下午,全国政协一家委员驻地酒店的分组讨论现场,两位男性委员从会场出来,走到电梯间,嘴上已各叼起一根烟卷,开始喷云吐雾。

  “对不起,这儿不能抽烟。”酒店服务员上前一步,怯怯地说。

  “昨天这儿还让抽,今天怎么就不行了?”一位委员用手指夹着烟卷,高声问。

  年轻的女服务员咬了下嘴唇,低头无言。

  “你昨天在这儿就已经违法啦!再违一次?”“抽根儿烟,有那么严重嘛。”两位委员夹着烟卷,相互开着玩笑,走进电梯。

  辩论

  政协委员王学仁

  加快发展绿色烟草

  日前,全国政协委员王学仁提交的大会发言称,中国需要“绿色制造”的卷烟产品,国家应加快推进烟草产业绿色生态发展,引发控烟人士质疑。

  王学仁委员认为,烟草产业为国家财政提供了稳定的税收,促进了老少边穷地区经济社会的发展,推动了现代农业的进程。而且,烟草是高利税作物,高效益产品,是国家财政和烟区农民收入的重要来源;吸烟是合法行为,尊重群众的合法权利,满足不同层次的消费需求,是创造人民幸福生活的应有之义。

  因此,王委员建议:为了更加健康安全地满足我国消费者的需求,不仅需要“中国制造”的卷烟产品,而且还需要“绿色制造”的卷烟产品。烟草产业应当深入贯彻中共十八大精神,以生态文明引领发展,树立绿色理念。烟草企业应当全面应用低碳、低危、绿色生产技术,深入研发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减害核心技术,努力使烟草产品减少危害。

  人大代表钟南山

  绿色烟草产业很荒谬

  针对王学仁委员的发言内容,昨日,全国人大代表钟南山表示,发展绿色烟草业就能降低烟草危害,这样的说法听上去很荒谬!

  “想一想,绿色烟草产品,无非就是‘低焦’、‘淡味’、清香、加入天然植物萃取等意思,这些烟草行业的包装,早已被证实是欺骗,无法减轻吸烟的危害。”钟南山说,世界卫生组织早已证实,低焦油不等于低危害。而欧美多个国家的大规模人群研究已发现,所谓低焦油卷烟,反而会导致吸烟者将烟气吸入肺的更深处,导致肺腺癌的发病率提高。

  “如果我现在还是政协委员,我一定会向大会提出抗议”,钟南山说。

  对话

  “不撤‘烟草院士’,难向百万患者交代”

  新京报:春节前,工程院回应“烟草院士”现在还不能撤销,你怎么看?

  钟南山:不撤销没有理由。谢剑平(即“烟草院士”)赖以评上院士的,是卷烟降焦减害研究,我承认,降焦他做了,但减害呢?我们看不到有任何的实质性研究材料。

  另外,工程院说谢剑平做的是基础研究。根本不是!他研究的神农本草液,让几家烟草企业赚了大钱,已经形成经济利益了,怎么还能称为基础研究?

  新京报:春节前,你联合巴德年、秦伯益两位院士再次致信工程院,希望修改章程,启动“烟草院士”的撤销程序。目前有回应吗?

  钟南山:还没有得到回应。这件事让我觉得很没面子。对工程院处理这件事的态度,我很失望。

  新京报:为什么一定要撤销“烟草院士”?

  钟南山:听说,烟草业有人说,取消烟草院士,将影响2万多名烟草科研工作者的积极性。那我面对的几十万几百万因为吸烟罹患肺癌或慢阻肺的患者,如何向他们交代?他们的健康权和生命权谁来尊重?

  新京报:你如何看待两会上不少代表委员抽烟?

  钟南山:代表委员应该更注意。为什么两会对控烟的声音一直很小?就是因为有不少代表委员自己也抽烟。

  新京报:那你今年有控烟的议案或建议吗?

  钟南山:今年,我没有控烟方面的议案,但我们已经写了一些控烟的建议,转至部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手中,希望多个行业领域的人,都来关注控烟。(记者魏铭言)

分享到:
评论排行更多>>